有时候纳着鞋底
来源: ub8510.com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7-30 08:05   76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有时候纳着鞋底一边和父亲一唱一合着山歌,当时我听不多懂,只知道他俩哼唱得很是优雅婉转。

  在被鱼刺卡住喉咙,母亲用韭菜裹饭也不能落肚,觅人划下化龙水喝下才停止翻白眼的惊吓中对父亲说:你不是会织吗,再织一条千眼网吧,网些没刺些的鱼儿油炸给妹丫头吃。幼时母亲亲呢的唤我妹丫头,我也文弱得像个丫头。



  父亲便开始买涤沦网线,修好竹签和竹标,我给他卷线和把父亲用瓷片修得光亮的五个竹梭上系满了线。父亲每天收工之后在家的竹院和楠树之间的空坪上,把一根绳子一头系在树上一头系在竹节上开始织网。www.ub8510.com



  为了网到我喜欢吃的肉虾,还有没有骨刺的小鱼儿父亲决意加大网的密度,从母亲说的一千眼加密成一千二百眼,网眼就只能穿过我的小手指头。父亲一边飞快的穿针引线,一边给我哼着小曲,曲罢,便教我他私塾时的课文,诸如三字经,女儿经,集韵贤文之类,或者讲给听他知道的上古的一些故事。母亲有时候也会一也纳着鞋底,一边和父亲一唱一合着山歌,当时我听不多懂,只知道他俩哼唱得很是优雅婉转。


  由于父亲只能够在工余回家之后才能飞针走线,也织得很密,我便不知道在如伞的树下坐了多少日子,犹记得从年前的吃月饼到来年的捉飞萤。当我用整瓶的萤火虫尾光照亮父亲的竹梭时,网织好了。父亲便把买来的锡脚拴上,扣袋。然后油网。用猪血油过三次之后便系上网线,系在长长的竹篙上晾晒,试网。




  在一阵雷雨过后,父亲兴冲冲的提起他的鱼网,来到一个流水哗啦的堤边,用很是优美的姿式撤开他的网,池塘里罩出一个很圆很大的水花,波浪向四处散去,父亲满脸微笑的收拉网线,用手指优雅的弹落网绳上的水珠,提网上岸,网顶出水,便见四周晶亮在水面耀眼,白花花的浪里白条沾满了网身,一直从头到底都是,网袋里还躺着几条二三斤重的鲢鳗,满袋的肥虾。高兴得我蹦跶爬上了他弯腰吐袋的后背,忘了他手里递来的鱼儿。满满的一篓。不用说,不需再网,只需一网,我背不动渔篓了。ub8510.com


  我终究没能传承得了父亲网鱼的技巧,在于我没有父亲的力势,长大后就是要会撤网的母亲教我,也没有父亲画得那样丰盈,像弦月,那是网不到几个鱼的,也因后来多半用了拉网,也没有多少人能撒得那样开,锡脚渔网慢慢退居网鱼的主导。

后来,父亲逝去,两篷渔网放在姐夫家里除了偶尔为了尝鲜,大都做为遗物念想。

www.ub8510.com



上一篇怀孕期间有欲望
下一篇喉咙中瞬间
Power by 建站之星 |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