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号站注册地址
2号站注册地址 m.ub8510.com

在北方,立春时节,却很难看到一点儿春天的迹象。山寒素,水清瘦,草枯竭,树伶仃,月冷寂,星稀疏,全然还是冬天的老旧面貌。风虽然没有了锋利的刃,但它迟钝的刀背擦过脸颊,也让人承受不起;雪早也没有了牢不可摧的根,但“雪后寒”依然让人不寒而栗;正午的阳光倒是暖烘烘麻酥酥的,颇有几分春天的意味,然而,夜幕降临,冷气上升,刺骨的冷就很难让人在外面安然立足了。

古籍《群芳谱》上说:“立,始建也。春气始而建立也。”

毕竟是春天了。只不过,此时的春天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,还很娇嫩,还很脆弱,经不起一丁点儿的风霜雨雪。一阵轻风就能将他吹走,一阵薄雪就能将其覆盖,然后,那个叫做“冬”的魔兽,又会卷土重来,直捣黄龙,作威作势。所以,他必须取一个阳刚的名字,让他健康起来,让他强壮起来。那就叫“立春”吧。果然,他真的就一天天的精神起来,一天天的蓬勃起来,最后,他竟有了燎原之势,走南闯北。家里的老人不无感慨地说:“这孩子终于立住了”。m.ub8510.com

立住的春天,就像大地上立起的一杆大旗,猎猎生风,迎风招展。

没有哪一个节气,能像立春那样,还没到来,就被人们天天念叨,甚至连准确时点,都被记得清清楚楚,分秒不差。立春又叫“打春”。在我们这里,有个习俗,就是“打春”时,人不能躺在炕上,也就是“不能被打在炕上”。为什么?母亲说:“如果打在炕上,这一年就会多灾多病”。所以,每年立春那天,母亲都叮嘱我们,等打过了春,再睡觉。可是,我哪听得进去。尤其“打春”在后半夜。在外面疯玩了一整天的我,回来后,禁不住瞌睡,倒在炕上,呼呼大睡。这时,只有母亲强打精神,坐在小凳上,为我们守候。到点了,把我们叫醒。我迷迷糊糊地起来,懵登的站在地上,捱过那几分钟。然后,爬上炕,接着再睡。m.ub8510.com

那一晚,我真的梦见春天来了:返青的麦苗,平平展展,像铺陈在大地上的一块块绿毯;解冻的小溪,潺潺湲湲,像流淌在田野里的一条条白练;坡岭上的梨树,开得热热闹闹,像裁剪自天边一片片洁白的云彩;池塘边的柳树,垂下万千绿长辫,像是对着满塘池水,正在梳妆打扮;回家的小燕,成双成对,飞进飞出,在梁上搭建它们新的家园……

“春”都立住了,那春天还跑得了吗?


Power by 建站之星 |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